fulao2live

“守棺老人,这回真的出现了。”

公孙世龙喃喃道,额头之上赫然淌下几滴汗水。

纵然他们躲在天师村的一处房屋之中,但是仍然能够感觉到心悸的感觉。

这是一种来自灵魂的战栗!

一种低等生物对高等生物本能上的跪伏敬畏!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