帮我下载一下葡萄视频

听到利奥和加西亚的话,雷恩他们不禁有点好奇。

墨镜男利奥也算见多识广了,老司机一个,一般的消息还真打动不了他。

“嘿嘿!”

利奥淫荡的怪笑一声,仿佛手中拿着一箱珍宝,小心翼翼地抱着黑色木箱子,放在办公室的长桌上。

众人见状好奇的围了上来,利奥和加西亚打开箱子,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。

一大堆黑白照片,一叠写满文字的稿纸,以及七块留影石,上面的内容十分劲爆。

“哇偶!”

“我的天!这这……”

“噜咔噜咔,蛮神在上!”

屋子里的色狼们顿时一片鬼哭狼嚎,没办法,内容尺度之大,剧情之精彩,堪比优衣库,车震,马震,阳台门,厕所门……就算陈老师来了,都得甘拜下风。

利奥难得摘下了墨镜,拿起其中一张照片,给众人展示了一下。

上面有两位主演,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叔,还有一个风韵犹存的熟女。

窈窕娴静如画少女

顺便一提,这两位演员都是在为艺术献身,为此,他们十分敬业,甚至都没穿衣服。

一张艺术照本身没什么,但上面的人身份却不简单。

利奥指了指照片上的那个光着身子、色眯眯的猥琐大叔,笑容玩味的说:

“我是本地人,这位大叔名为赫尔曼·莱因,是康罗小镇的镇长,和麦特私交甚密。”

他话语顿了顿,吊足了众人的胃口,指着上面的女人,怪笑道:“这个美艳的女人,并不是流莺,也不是赫尔曼的老婆,而是他嫂子!”

“什么?!”闻西瞪大眼睛,吃惊道。

加西亚耸了耸肩膀:“还是镇长大人会玩。”

希格更是咧嘴笑道:“赫尔曼先生,果然是性情中人。”

所谓,好吃不过饺子,好玩不过嫂子,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。

利奥很满意众人的反应,拿起桌上的一张纸,递给了雷恩:“上面记载了这件事的过程。”

众人赶紧一脸兴奋的围了上来,雷恩嘴角一抽,没有制止。

这些人都将是荆棘安保公司的高层,他摊开了这张纸,一起阅读。

上面记载,康罗小镇镇长赫尔曼老早就和毒枭麦特勾结在了一起。

赫尔曼是金雨赌场的常客,他每次来这赌博,都能“赢钱”,堪称小镇上的第一赌神。

这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贿赂,而且,每次赢完一笔钱后,镇长都会去三楼包间嗨皮。

推拿,按摩,足浴……人间天堂般的享受,镇长先生也越来越堕落,吃喝嫖赌,样样精通。

渐渐的,赫尔曼开始不满足于一般的女人,他需要新的刺激,美艳动人的嫂子,成为了他的猎物。

虽然觊觎嫂子的美色,但镇长也有顾虑,这时候,为兄弟排忧解难的麦特出马了。

他让赫尔曼的嫂子染上毒品,又煽风点火,散播谣言,说她行为放荡,很快,那女人就和丈夫离婚了。

因为吸毒,又没有正式工作,赫尔曼的嫂子渐渐经济拮据,麦特免费为她提供毒品,掌控了她的命运。

接下来的事就很好理解了,那个女人也不需要做什么,每次镇长先生来赌场的时候,她就偷偷过来伺候他就行了。

镇长成功霸占了他的嫂子,因为是麦特动的手脚,场所也是麦特提供,根本没有人发现什么异常。

类似的事很多,麦特是个“好朋友”,专门为朋友解决各种麻烦,金雨赌场和菲尼酒店,都是服务场所。

“啧啧,厉害啊,麦特老狗,恶事做尽,还能逍遥法外。

那位镇长,也没少帮他擦屁股吧。”希格赞叹了一声。

众人也是吃惊不已,纷纷表示学到了,雷恩悠悠一叹:“两个人渣狼狈为奸的故事。”

“不仅有照片,还有一段影像,麦特不怀好意,把某次激烈的战斗场面录下来了。”利奥拿起一块留影石,笑容满面的说。

大家嘿嘿坏笑起来,这绝对是个重要把柄,能让那位镇长老老实实配合明天的工作。

留影石很神奇,和地球上的录像机功能相似,不仅能储存影像,还包括声音。

不过留影石是一次性道具,记录一段影像后无法再重复使用,以后只能进行播放。

播放方法很简单,导入一些灵能,就能开始“看片”,可重复播放,但无法快进。

希格搓搓手,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我能欣赏一下英明神武的镇长吗?”

“哼!”贝茜不屑的冷哼一声。

苏珊娜和珍妮还在迪拉莫市,因此,现场就她一个女人。

“老大,人很多。”闻西小声嘀咕了一句,提醒道。

他其实也很想看这部爱情动作大片。

加西亚叼着烟,笑容猥琐:“你懂什么?人多才有气氛!”

雷恩没理会这些,而是开始翻看其他的资料和照片,这些猛料中可不是只有一个镇长,光留影石就有7块。

赫尔曼镇长在其中并不起眼,甚至都排不上号,有些人,比他还会玩。

众人也跟着开始浏览,屋子内,不时发出一声声惊叹和叫喊。

没办法,这些黑料太厉害了,别说雷恩这个小处男。就连见多识广、活了70多年的老比尔,都瞠目结舌。

小伙伴们都惊呆了,重要人物如下:

威尔顿副市长,凯文先生,在菲尼酒店,大战一对双胞胎美女,留有影像。

威尔顿市治安局副局长,史密斯先生,在金雨赌场三楼调教一对母女花,有留影石为证。

迪拉莫市市长秘书,尼尔森先生,喜欢在房间内戴着镣铐,跪在地上,被女郎用鞭子抽打,还滴蜡……

一个小时后,众人才惊叹连连地浏览完照片和资料,然后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那7块珍贵的留影石。

希格摸了摸下巴,咋舌道:“这就是特么的上流社会,真是下流啊。”

他发现,自己以前太弱了,都不配给别人提鞋。

“这帮人,真令人羡……啊呸!令人唾弃!”加西亚正气凛然的说。

其他人也就罢了,上次的慈善晚会上,他还见过尼尔森先生,聊过几句。

他难以想象,那样一个风度翩翩的绅士,竟然是个受虐狂。

“卧槽!”

雷恩觉得自己没文化,没见识,只能用这两个字表达此刻的心情。